魔人黄芪

人们早已忘记了这个道理,可是你不应将它遗忘。你必须永远对自己所驯服的东西负责。你要对你的玫瑰花负责。

[杰佣]时空流转中

      “呼……呼……”


  眼前的世界一阵阵的模糊,现实与地狱不停的切换,奈布捂着受伤的胳膊,使劲的眨眨眼——虽然看不出来眨与没眨有什么区别。


  身后一道道的血痕追随着奈布的脚步,像毒蛇一样,噬咬着奈布仅存的意识。


   “呼…………”


  身体惨嚎一声轰然倒塌,奈布只期望着能在街上有行人前醒来,他可不想被当猴子一样围观。


   哐,哐……


  低跟鞋敲击在地面上,透过土地清晰的震动着奈布的耳膜,奈布用尽全力将眼睛撑开一条缝,只能透过一篇朦胧看到一个人的下半身。标准的皮鞋,标准的身材,标准的燕尾服,以及那标准的爪刃。


  意识也轰然倒塌,奈布脑海里一片空白


——

卑微.jpg

还有的哟


回归第一篇文已经想好了,然鹅作业还没写完


我可真勤奋的说


(凌乱于题海之中一脸懵逼)


忍不住又把老福特下了回来

行,我自己杀自己

[杰佣]日常中的日常

今天又是愉快的一天。

奈布满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机子,嘴角隐隐一丝血迹。

大猪蹄子……

瞅一眼三残一全的头像,奈布认命般的开始破译——要不然真的在这里呆一年啊。

小心翼翼的校准,好不容易开一台机子,望着还有四条密码未破译的提示,奈布转身就跑去战场中央。

开什么啊不开了坐椅子回庄园了。

心跳突然开始剧烈,奈布头也不回的跑进雾区,队友慌乱的声音由远至近。

“啊啊啊特蕾西小心啊!”
“艾米丽快走!”
“艾玛!!!”

眼看着杰克的指刃即将落在艾玛身上,奈布瞬间开启钢铁冲刺,非常及时的替艾玛抗下一刀。

“你们赶紧走,我来拖着杰克!”
奈布扭头嘱咐一声,回身送给杰克一个中指。
“大猪蹄子,厉害追我啊。”

红光很快朝向奈布的方向前进,奈布明白杰克跟过来了,嘴角上扬,刷的翻一下窗,在窗后嘲讽杰克。
“略略略,绅士不会翻窗的对吧。”

杰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远处砍了一下。

“哇,你以为你的刀气那么长吗,空刀怪略略略……”
奈布吐着舌头,望着周围白内障般的浓雾,奈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随即被雾刃砍到倒地

奈布捂着头,眩晕的感觉让奈布恨不得捶死自己。忽然升高让奈布回归清醒,奈布这才发现杰克的脸距离自己只有咫尺而已。

“小先生,刚刚谁说我是空刀怪来着?”

盯着杰克酒红色的眼睛,奈布仿佛失去理智。

“走开!!!放我下来!我还能皮!!”

杰克只好任人挣扎,随即怀里的人跳到地上,对自己做一个鬼脸后跑向地图里。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杰克把奈布抱出大门。中间的过程嘛……你们懂得。

邻居间的互相刺杀?(番外)

杰佣,欺诈,园医

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忙碌的人们,阵阵清风送来森林的惬意,湖里的鱼儿欢快的寻找着自己的早餐,但终究是周末,一种名为人的生物还在补充昨晚通宵打游戏留下的睡眠。而在欧利蒂丝公寓,总有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早起。

玛尔塔充满怨气的眼神一直在杰克身上徘徊,嘴里似乎还在碎碎念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杰克在做三明治,而奈布总是笑着说几句话,然后抿一口红茶。很显然,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

“大姐头。大清早的不睡觉,在这偷看什么呢?”

克利切标志性的声音在玛尔塔头上响起,玛尔塔抬头瞪一眼克利切,随即小声回答:“可睡你的觉去吧。我这是在确保奈布的安全,谁知道那个混蛋下一秒会不会拿着刀捅奈布。”
“行了行了,惋惜损失一员大将就直说嘛。非得天天蹲在这里,不明白的人还以为……”
“滚!”玛尔塔打断克利切的话,没好气的回答,“看样子瑟维还没醒啊……要是醒了的话……”

一听这话,克利切的笑容立马消失。

“打扰了,您慢慢看,克利切告辞。”

玛尔塔哼一声,心想我还不知道你小子的软肋,随即继续偷看。

是的,你们想的不错。自从奈布跟杰克确立关系后,奈布就搬到了杰克的房间里,原来的房间给瑟维和克利切住。玛尔塔满脸微笑的拨通公寓主人的号码,随即拿到了钥匙。

——
玛尔塔:很好,这下不愁吃的问题了
——

不过,言归正传。奈布虽然同杰克确立了关系,但依旧还有一个开膛手杰克的人格在不知名的地方潜伏着,一旦杰克这个主人格出了问题,开膛手杰克随时都会苏醒。

到那个时候,奈布就必须要把军刀准确的刺入杰克的心脏。

这可是奈布最不想看到的情况。杰克的红茶已经彻底的收买了奈布的心,但是奈布绝对不会承认——傲娇的本性。

而在某一天早上,玛尔塔拿着克利切的开锁工具熟练的打开门准备继续偷看的时候,房间里弥漫的血腥味引起的玛尔塔的注意。
不详的预感在玛尔塔心中蔓延,她猛的打开门,迅速的跑到卧室,眼前的景象让玛尔塔愣住,随即瘫倒在地。

奈布双手交叉叠在胸前,手里有一株盛开的玫瑰,脸上还有淡淡的微笑,似乎还有一丝歉意。原本雪白的床单现在已变成鲜艳的红色,偶尔点点白色更像是泪水一般。

——

浓雾笼罩着欧利蒂丝庄园,就像那个男人来的那天。所有人都已到齐,啜泣声接连不断。玛尔塔默默的站在灵牌旁边,望着奈布的照片发呆。她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如此防范却依旧还是这个结果。

一个高个子男人很突兀的举着一把伞,遮住了自己大半的面容,只露出一个坚毅瘦削的下巴,黑色的燕尾服随风飘动,在献花的地方停了下来。

花丛已被专职园丁的艾玛打理完毕,白色的玫瑰仿佛透出众人此刻的心情。那个男人停留一会,随即离开。白色花丛中一朵鲜艳的红色吸引了玛尔塔的注意,那朵玫瑰鲜艳的绽放着,似乎要把周围的花也染红。

等玛尔塔反应过来想追上去的时候,那个男人早已消失在浓雾之中。

呵……玛尔塔自嘲的笑了一声,世界上只有你和我……吗?

——————
刀里有糖对不对,嘿嘿嘿嘿……

说明一下玛尔塔最后一句话是对那株红玫瑰的花语解释,因为之前奈布手里有一株玫瑰,所以加上后来葬礼上的那一株,正好两个,意思就是世界上只有你和我。

还有这里的白玫瑰的意思是对去世之人的惋惜,大概算自定义(?)吧。

好的看看还有什么坑没填

邻居间的互相刺杀?(完)

杰佣,欺诈,园医,鹿幸,蝶盲,蜘机,裘前
除杰佣以外微量,姑不打tag

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一天,奈布终于接到了玛尔塔即将到达的消息,让奈布觉得很兴奋——终于能看到伙伴了。
本来这个公寓有很多人住,但总能碰到一些突发状况。像艾玛拉着艾米丽出逃,里奥吓得赶紧追上去。幸运儿在里奥走的下午从一个角落里翻到一封信,是艾玛留给里奥的——大概被风吹下去了吧。没办法,幸运儿只好让班恩跟自己一起去追里奥。
美智子前不久说自己想回故乡一趟,便邀请海伦娜与自己同路。正好海伦娜早就想出去玩却苦于失明种种不便,就欣然应邀。瓦尔莱塔和特蕾西沉迷研究机械不可自拔,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回来一趟。裘克和威廉一直“二人转”,不晓得又转到哪个地方去。

于是,偌大的公寓变成了几个人的庄园。

傍晚即将来临,早上接到消息的奈布觉得玛尔塔和克利切应该快到了,便起身朝楼下走去。可刚出楼梯口,奈布就碰到了蹲在地上的杰克。奈布很诧异,这个大猪蹄子平常不挺活蹦乱跳的吗?今天怎么……

“杰克先生,你还好吗?”奈布虽然很不情愿同杰克见面,但被看到就没办法了。
“恩,还行。”杰克虽然带着微笑,但苍白的脸和虚汗却向奈布解释了一切,“老毛病了,过几天就会好的。”
“可不要硬撑哦。”奈布转身就走,要不是任务,他连杰克碰都不想碰一下,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反感杰克。大概是这几天被戏耍很多次了吧。
“奈布,我问你一个问题。”杰克快走几步,追上奈布,“你喜欢我吗?”
“蛤?”奈布一时半会还反应不过来,“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因为,我喜欢你啊。”

奈布瞬间感觉到冰冷的利刃穿透自己,随即又被鲜红的血液包围。面前的杰克露出病态的笑容,酒红色的眼睛在夕阳的照耀下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嘴里的血腥味让奈布明白自己所处的情况。奈布下意识的望向公寓,哈斯塔和菲欧娜好像出去了,那现在谁还能救得了自己呢?

“奈布!!!”

枪响和玛尔塔的声音同时传到奈布耳边,奈布清楚的看到杰克的肩膀上溅出一朵血花,自己随即被引力拉到地上。

“不要……杀他。”
说完,奈布就昏迷了。

玛尔塔在病房里焦急的转圈圈,杰克端正的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等待着奈布的苏醒。两个人的手术都已做完,但杰克伤口比奈布小,因此醒的更早。
“玛尔塔小姐,没有目的的转圈只会消耗体力,我劝你还是坐下等待为好。”
“哼。”玛尔塔瞪了杰克一眼,“要不是奈布叮嘱别杀你,我那一枪就不是你的肩膀了……奈布?!你醒了!”
“玛尔塔……”奈布吃力坐起,随即撇了一眼杰克,又迅速将目光移开,“你也在啊。”
“奈布,医生说过尽量不要牵动伤口,要不然还会有裂开的危险的。”玛尔塔见状赶紧扶奈布坐好。

“玛尔塔小姐,奈布先生是有杀我的任务吧。”

这句话果然见效,玛尔塔停下手里的动作,慢慢转身,目光锐利:“……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委托人。”杰克平静的拿出手机,递给玛尔塔,“玛尔塔小姐要是怀疑,这上面的通话记录便能证明。”
玛尔塔与杰克目光交汇,对视几秒后玛尔塔垂下眼帘:“不,不用了,我信。”
杰克从容不迫的收起手机,继续解释:“这种情况的产生,我有很大责任。我要奈布先生杀的杰克,是另一个杰克。”杰克望着玛尔塔疑惑的眼神,苦笑一声,“就是玛尔塔小姐想的那样,我是双重人格。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们要杀的,还是我。”

“不用多说,我明白了。”奈布轻轻摇头,随即望向玛尔塔,用眼神示意出去,玛尔塔貌似还想说什么,又立刻沉下脸,转身砰的一声关上门,“好了,这下没人打扰了。”奈布望着杰克,嘴角挂起微笑,“那现在该我提出问题了。”奈布直视一脸疑惑的杰克,“现在,我说喜欢还来得及吗?”

杰克噌的一下起身,轻轻将奈布揽入怀里。清冷的月光在雾中显得朦胧,但依旧还是能看清对方的脸。

“当然来得及,我的好先生。”

——————————
是的,刺杀就这么完了。虽然我想把结局写刀来着,想了想还是卡在这里吧,毕竟这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好结局。
然后上面超长的那一段就是我吃的cp了。
有个番外,你们是想让刀里有糖还是糖里有毒呢。
第五人格ID:秋名山怂皇
欢迎大佬来找我玩啊~

邻居间的互相刺杀?(3)

我只能争取在军训前把这篇文写完了……

杰佣
————
保持着超低噪音,奈布轻轻翻越阳台护栏,径直来到客厅,接着左转,来到卧室。门是半掩的,所以奈布轻而易举的进入卧室。床上的一堆东西在月光下投出阴影,预示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奈布屏气凝神,一手摸到腰后别着的军刀刀柄,一手慢慢摸向被子——但是佣兵的直觉告诉他不对劲,很不对劲。

恰好空无一人的床也证明了这一点。

“奈布·萨贝达先生。”熟悉的嗓音在背后响起,不过在奈布听来还有些许戏谑的感觉,“请问您在我卧室里做什么呢?”

奈布尴尬的转过身,悄悄放下摸着刀柄的手,脑子急速运转此时此刻的对策:“嗯……今天……我不是有事失陪了嘛。”奈布注意到杰克穿着睡衣,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原来刚刚在洗澡啊,难怪不在卧室,“所以我在想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恰好你门没关好,我就进来了。”

这答案,满分!!!

“其实确实有一事。”杰克笑眯眯的靠近奈布,按住不停后退的肩膀,强行把人推到餐厅,绅士的拉开椅子请奈布上座,“品尝一下吧,我可是为了你泡的。”
“恩……恩。”

奈布这才端起茶托,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茶。强烈的香气勾起回忆,奈布不禁愣了愣。

“你这是……尼泊尔红茶?”
“是的。”杰克看着奈布喝茶的样子,嘴角的笑不禁加深了几分,“今天不是听到你说故乡是尼泊尔吗,所以我特地去买的。”

奈布沉默起来,复杂的心事在脑海中翻涌着,但奈布还是强打精神,四下打量起整个房间——东西摆放整齐,地面一尘不染,私人用品很少。

得出结论:不是伪娘就是gay
over

终于,奈布在煎熬中喝完一杯红茶。不得不承认杰克的手艺确实好,至少红茶这方面奈布是无法反驳的。

“既然茶喝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奈布嗖的一下离开椅子,拔腿就朝大门跑去。

“奈布先生,请等一下。”杰克追着奈布的脚步,递给他一把钥匙,“这是我的房间钥匙,想来的话随时欢迎,别走那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毕竟在六楼,很危险的。”

奈布就这样拿着钥匙迷迷糊糊的回到房间,盯着钥匙好长时间后猛然惊醒。

这个大猪蹄子早就知道我晚上会去!!!

另一边的杰克慢悠悠的品着茶,欣赏着雾里若隐若现的森林,却不知隔壁的人早已在心底诅咒他百八十遍了。
品着品着,杰克忽然笑了。

奈布正窝在被窝里生闷气,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亮起,显示着玛尔塔的来电。
“喂,玛尔塔。恩……被发现了一次。危险……肯定没有,他早就发觉我晚上会去他家了,连我翻阳台都看的一清二楚。哦,他住我隔壁。”

“隔壁?!!!”玛尔塔激动的大吼一声,却忘了这是在机场,引的行人纷纷侧目,“啊……抱歉抱歉。不过这算是地形优势吧,早晚有一天你能完成任务……连钥匙都给你了???”玛尔塔面露诧异,“这家伙还真自信啊。是,我跟克利切在机场,你不用担心,到地方后瑟维会接我们的,好,先挂了。”
“大姐头,奈布那边怎么样?”克利切贱贱一笑,“不过听起来好像并不顺利啊。”
“去了再说吧。”玛尔塔深深吸一口气,“目前咱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到达奈布那里提供支援。”
“是!”克利切有模有样的行一个军礼,随即提着行李箱走进安检口。
——————————
你们以为这是糖吗?
(颇有深意的微笑)

邻居间的互相刺杀?(2)

杰佣

奈布心烦意乱的踢着小石子,思考着这下见到杰克该说点什么好。刺杀的对象住在隔壁,看起来似乎简单很多,实则难度加倍。

总而言之,晚上溜过去看看吧。

总结出这一点的奈布舒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上午十点的太阳让浓雾消散不少,但依旧还是有雾。奈布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随即叹了口气。

天气预报果然不准啊.......

回到公寓,同哈斯塔和菲欧娜打过招呼,打开房门时又被杰克吓了一跳。

.......我为什么要说又?

“奈布先生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呢。”

这句话让奈布插向门锁的钥匙抖了三抖,差点掉在地上,幸亏奈布久经沙场,心智早已有所增强,这才没使令人尴尬的事情发生。

“啊......杰克先生。”

“早上我还没来得及向小先生作自我介绍,奈布先生是从何得知我的姓名呢?”杰克笑眯眯的凑到奈布跟前,优雅磁性且有点发沙的声音顿时激的奈布隔着衣服起了三层鸡皮疙瘩。强烈的求生欲促使奈布瞬间开门并躲在门后,应付般回答:“啊......我是听哈斯塔先生和菲欧娜小姐说的。”

事实上两个人同奈布打完招呼后就再也没搭理奈布的问题。

“那我就重新自我介绍一遍吧。”杰克一只手抵在门上阻止奈布关门,依旧还是笑眯眯的回答,“我叫杰克,来自英国伦敦。”

奈布发现这个杰克力大无比,自己用上全部的力气也没有把门关上。并且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吃力感,只好在内心祈祷大爷我晓得您能不能快点走我想关门睡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叫奈布·萨贝达,来自尼泊尔。”奈布努力的挤出一个笑脸,但是杰克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奈布头上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我还有事,失陪了。”

借着蹬墙产生的巨大反冲力,奈布终于如愿以偿的关上门。

“好的,如果奈布先生有空我还是回来叨扰的。”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奈布瘫在门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哥我求你别来了。

黑夜以他特有的方式到来,悄无声息。等奈布从床上惊醒的时候,墙上的钟表准确的指在十二点三十分上。

都这个时候了,那个人应该早就睡下了吧。

奈布思考一会,决定现在就过去试一次。

这个公寓很奇特,房间格局一样暂且不提,每间房间的阳台之间只相隔一米的距离,更巧的是阳台门还没有锁,这就给奈布一个可乘之机——没错,今天奈布就要跨越阳台,潜入房间!

-------------

咳咳,这是第一次拿电脑上传文,排版可能会有些失误

给你们讲个鬼故事

29号我就要去军训了

军训回来手机碰不了了,电脑也只能一周碰一次

你们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吧

邻居间的互相刺杀?(1)

魔人黄芪回来啦~
依旧还是杰佣
——————

奈布·萨贝达居住在城市边缘的一所公寓里面。此公寓北有水波荡漾的南沙湖,南有绵延不绝的群山,向东通往繁华的城市,西边便是葱葱郁郁的森林。
而奈布有一个神神叨叨的邻居哈斯塔,以及总是捧着一个在奈布看来是下水道井盖祈祷的菲欧娜。这两个人一个自称黄衣之主,一个宣称是尤格的信徒,天天撕逼——奈布查过资料后才晓得原来这两个人是对头。

也难怪天天吵啊……

每天看两人吵架,有任务出去做做任务,没任务就到郊外森林里散散步——这就是雇佣兵奈布·萨贝达的日常。

可是这一切宁静都被一个叫杰克的人打乱了。

奈布清楚的记得杰克搬来那个早上,浓的像牛奶一般的雾笼罩着这座宁静的城市,只勾勒出行人模糊而匆忙的身影,而奈布正准备出门晨练,心里暗暗讶异这么浓的雾还真是头一回见。

“早上好,奈布先生。”

刚关上门,这一声招呼打的奈布措手不及,匆匆瞥一眼那个高大的身影,奈布只好回答,“早上好。”

“您这是要出门吗?”
“嗯,是的。”
“这么浓的雾,出门可要注意安全啊。”
“嗯……还有,叫我奈布就行了,也用不上尊称。”
“那可是礼仪问题呢……”杰克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您’我可以不用,但是‘先生’我一定得叫啊。”
“随你吧……”

奈布头一次觉得近三米高的走廊如此令人窒息,即使自己才一米六五左右。迅速拉低帽子,逃似得飞奔出公寓,纵使哈斯塔和菲欧娜日复一日的辩论也没有让奈布停下脚步。

噗嗤。
杰克忍不住了。
这次的猎物可真是有趣。

清晨的森林虽然被雾气笼罩,但若隐若现更是让这里像仙境一般,走进去,就再也不想回来了。
奈布盯着这片森林有些失神,但刺耳的电话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惊醒奈布。

“喂,啊……是玛尔塔啊。新任务?刺杀谁?杰克……这家伙的名字可真是奇怪,目标已经到城里了吗……行,我会注意的,恩,稍后查看,再见。”

电话另一段的玛尔塔打开发信页面,将杰克的资料发过去,很快就显示接受成功。玛尔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奈布,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随即扭头大喊:“克利切?!!快准备行李箱,飞机很快就要到了!”

而这边的奈布则越看越惊心。

这杰克……不就是早上那人吗?!!!

————
魔人回来啦!
低谷期过啦!
旧坑不填啦!
(真香)